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楊莊寨破寨記

  • 想起你的笑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0211
  • 回復:3
  • 發表于:2019/10/27 22:07:01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平輿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楊    莊    寨    的    變    遷

□陳東建



 

楊莊寨隸屬平輿縣廟灣鎮鄭樓村委,民國時屬于汝南縣廟灣區(四區)崗李鄉。

上世紀20年代,河南軍閥混戰,兵連禍結。各路軍閥為了擴充實力,收編地方土匪,對人民橫征暴斂。再加上連遭天災。老百姓實在無法生存。陜軍田維勤部占據汝南后,到處招兵買馬,把一個旅擴充為二個師,征糧派款,欺壓百姓,收匪縱匪,無惡不作。整個農村哀鴻遍野,“無日無兵災,無夜無匪警,白天怕槍響,夜晚怕狗叫,田廬不治,半為廢墟。”是當時汝南農村的真實寫照。如此沉重的負擔,勢必激起農民的強烈反抗,于是從1924年春季開始,全縣各鄉村普遍請武師,組織了紅槍會農民武裝。當時,地主鄉紳出于抗擊土匪襲擾的目的,對紅槍會的成立也給予大力的協作。加入槍會者多數為農民,他們白天生產勞作,晚上集中起來習槍練武,站崗放哨。槍會反對貪官污吏、軍閥壓迫和各種苛捐雜稅的行為,被廣大農民所認同,在群眾中享有較高威望,一時間人心所向,發展迅速。

1927年4月29日(農歷3月28日)是廟灣傳統古會,紅槍會組織聲勢浩大的“亮兵”示威。上萬農民個個手持大刀、長矛、棍棒等,從四面八方趕來,他們光著脊梁,扎著紅腰帶,高舉紅纓槍,舉行大游行。“打倒禍國殃民的軍閥!鏟除貪官污吏!不給土匪送給養!消滅殺人放火的土匪!”的呼聲震天。廟灣大街上萬人空巷,人們紛紛唱起:“遍地紅旗嘩啦啦,各地農友出了發,春季古會來亮兵,嚇得老陜叫爹媽”的歌謠。二臺大戲,臺下竟空無一人。

楊莊寨,又名通德寨,南北長約800米,東西寬約600米,四周都是護寨的海子,只有一個南寨門,是一座高一丈二的土寨,溝深寨高,易守難攻。居民以鄭姓人口為主,楊姓人口較少,形勢緊急時,每到傍晚,周圍老百姓牽著牲口,馱著糧食,扶老攜幼進寨避難。

5月6日,老戴正匪軍在攻破唐營寨之后,派出以吳老七為首的五人哨探,向鄭樓方向探路。鄭樓紅槍會發動突然襲擊,當場打死兩人,繳獲兩匹戰馬兩條槍,其余匪徒狼狽逃躥。老戴正聞訊暴怒,揚言要攻破楊莊寨,殺個孩娃不留。5月7日土匪頭目馮老大帶領二百多土匪在楊莊寨東北清涼寺監視楊莊寨,并來回走動。周邊老百姓紛紛扶老攜幼,拉車挑擔,涌向楊莊寨躲避,逃進寨內的共有3000多人。紅槍會首領李金堂和楊莊寨寨主鄭中堂向高楊店、楊埠、廟灣、項城等周邊紅槍會各堂告急求援,各堂紅槍會紛紛響應。到了下午,各地紅槍會約2000多人從四面八方前來助戰。大家推選現東和店仙翁廟著名拳師“三棱眼”為總指揮,嚴陣以待。

1927年5月8日(農歷4月初八)早晨,老戴正桿匪和陜軍李茂森部約5000人從西北方向像一群惡狼殺將過來。他們點燃火把,在鄭樓村四處放火,頓時濃煙滾滾,火光沖天,然后將楊莊寨團團圍住。英勇的紅槍會員手持長矛大刀、土槍土炮與匪徒展開了激烈的戰斗,殺死殺傷匪徒幾百人。村民們拿著镢頭、釘耙也來到寨墻,他們把耙齒、洋釘,鍋碴子送到土炮前,協助紅槍會守寨。土匪有的被土炮擊中粉身碎骨,有的被砍爛頭,有的被砍掉手臂,慘叫著掉落在寨墻外,鮮血把海子里的水都染紅了。眼看守寨吃緊,李金堂派鄭萬英(高楊店一中副校長鄭華磊祖上)前去汝南水屯北伐軍處請求增援,于是把火力集中在南寨門,殺開一條血路,鄭萬英等幾人騎馬絕塵而去。

土匪攻寨接連受挫,死傷慘重,改變了戰術。楊莊寨西北角有座三仙廟(現在鄭樓村委會位置),地勢高,是個高臺子。土匪和陜軍把火炮架到高臺子上,把機槍架到三仙廟房頂上,居高臨下,向寨西北角掃射,西北角的寨墻上無法站人。寨外土匪涉過護寨的海子,架云梯翻入寨內。紅槍會會員雖經頑強阻擊,但終因武器落后,寡不敵眾,在中午時分楊莊寨被匪徒攻破。

婦女兒童哭聲震天,人群像潮水一樣往南涌去,寨門鎖得死死的,混亂中無法找到鑰匙,難民塞滿了村子南邊的屋子和巷子,人挨人,人壓人。殘暴的土匪大開殺戒,成屋子、成巷子的群眾被殺死,土匪殺完人又把尸體翻一遍,遇到個別幸存者再給一刀。整個楊莊寨內硝煙彌漫,火光沖天,尸堆如山,血水橫流,慘不忍睹!惡匪屠寨以后把寨里的糧食、錢財、牲畜洗劫一空,當天晚上就撤離了。

此次匪亂中鄭樓滅門絕戶共計78家,僅鄭樓就死亡1000多人。加上跑反的周邊村人和紅槍會會員,這場匪亂共造成近6000人死亡。鄭樓及楊莊寨經歷這場災難的幸存者只有十幾人。

鄭樓村民有的在戰前跑到荒坡寨、歐寨,有的匪亂時不在家,只剩下近300人。楊莊寨幸存者無幾。這場災難后,楊莊寨有個別外出的手藝人、生意人、汝南上學的學生回到家里,再加上事后來楊莊寨種地落戶的人,到1958年全村一共才80口人。

土匪撤離后,周圍村莊的人,和鄭樓、楊莊寨有親戚的人開始進寨尋找幸存者和親人尸體。又過了一天,外地紅槍會家屬也來尋找親人尸體。無人認領和無法辨認的尸體都被運到楊莊寨東邊的大坑里集體掩埋,大坑都被填平了,被人們稱為“萬人坑”。

寫此文前,我特意到鄭樓收集材料,在鄭樓小學門前遇到77歲的鄭樓村鄭憲周老人、76歲的楊莊寨鄭承山老人。一聽說我尋問的是楊莊寨破寨之事,鄭憲周情緒激動,老淚縱橫,他說:“我們家祖上在楊莊寨一共死了71人,尸體像谷個子一樣拉了三車,在親戚的幫助下,軟埋在祖墳邊。我父親鄭孝芝,當年12歲,胳膊被打斷,壓在***堆里,半夜醒來,因為流血過多,口喝難忍,爬到糞窯邊,用鞋舀血水喝,然后又昏迷了。第二天,他姥姥家的人來尋找,用筐把他抬到李寨姥姥家治療,六個月后才回鄭樓,72口人只剩下我父親一根獨苗。”鄭承山說:“我們族人在匪亂中滅門10戶,前輩鄭效言家的油坊在寨西北角,被炮火點燃,濃煙滾滾,院里有幾口冷油的大水缸,我父親鉆到缸里,奶奶把破被子浸濕,搭在缸口,趕緊往外跑,剛出院子就被土匪打死了,父親在水里站到半夜,凍得受不了,就爬出來,逃到陶莊姥姥家。”

鄭金玉,土匪破寨時,小坑里飄著一個破木箱,他跳下水,把頭伸入木箱,在水里站到半夜,命是保住了,可落下了病根,面黃肌瘦,很年輕就去世了。

鄭昆山,紅槍會會員,寨破時,他并沒向南寨門跑,而是順勢藏在一個牲口屋,一伙土匪沖進來,他冷不丁地從麥秸里跳出來,把麥糠撒向土匪,用紅纓槍刺倒一個土匪,然后翻墻越溝,從寨北邊豁口跳了出來,彎著腰從麥棵里逃走了。

文樓村文小狗的母親,當時只有8歲,也是從***堆里爬出來的,一直活到90多歲,于2013年去世。

……

5月7日下午,高楊店(高老人店)紅槍會接到求援后,集合高楊店及中高紅槍會員近300人,正準備出發,高楊店紳士高寶航(高海燕的爺爺)正好從汝南回來 ,趕緊攔住大家,高聲說:“聽說唐營寨被土匪攻破,2800人死于匪手,再說紅槍會員也不像傳說那樣刀槍不入,大家都去楊莊寨,萬一土匪避實擊虛,攻打高楊店寨,我們怎么辦?我們可以捐一些錢糧,戰后獎勵、撫恤死戰者和戰死者。”大家聽著有道理,于是寨門緊鎖、堅壁清野。

通過調查走訪,高楊店附近村莊紅槍會派很多會員前去助戰,除高莊寨、陶樓各有一人生還外,其他全死在楊莊寨。

我走訪了高莊寨退休教師高天堂老人,因為都是教師,以前認識,高老師很熱情地把我讓到屋里。當我說出話題時,笑容從他臉上消失了,很沉痛地給我講了他家的往事:“我爺爺高朋星當年23歲,三爺高朋春只有21歲,全死在楊莊寨,我爺爺死得相當悲壯,家里去找時,我爺爺被綁在寨門內一根柱子上,被土匪殘忍殺害,爺爺身高八尺,武藝高強,一直殺到最后,還挑死了三個土匪。當時尸堆如山,臭氣熏天,三爺爺的尸體根本沒法找到。我奶奶只有23歲,父親才3歲,三爺家的孩子才2歲,真不知道我們這個家是怎么過來的!我父親長大后,一講起爺爺的事,就頭疼、肚子疼,過一會情緒平靜了才正常。”高老師的兒子高現中說:“當年老百姓的生活朝不保夕,多難呀,他們冒死抗爭的精神應該寫下來,讓高楊店父老鄉親知道!”

高莊寨一共去了14人,只有高留一個人活著回來,高留當時只有17歲,戰斗中受傷昏迷,渾身是血,醒過來天已經亮了,他從***堆里鉆出來,嚇得精神失常,不知從哪找到一個五升斗罩在頭上,也不知從哪掂著一根稱桿,攥在手里,踉踉蹌蹌地回到高莊寨。

高莊寨南邊小朱莊,村莊很小,所有青壯年都去了,一共18人,無一生還,連一具尸體也沒找到,小朱莊的婦女哭聲慟天,在楊莊寨燒上紙錢,各家喊著自己親人的名字,在小朱莊堆起十八座墳塋。

前陶莊以退休教師陶景奇的爺爺為首去6人全部罹難,所幸的是全找到了尸體。

陶樓去了12人,只有王會生的父親生還,他當時身受重傷,尚有知覺,土匪把他從***堆里拎起來,他清晰地聽到土匪說:“這個人即使沒死也活不了!”然后重重地扔到一邊。

洼李村楊土樓的楊銀中當年19歲,才結婚一個月,戰死在楊莊寨,他媳婦一生沒有再嫁,無兒無女,孤獨到老,上世紀八十年代,老人生活不能自理,在洼李支部書記楊發元的倡導下,楊土樓村民每家輪值一天管飯伺候。

時光如流,轉眼間93年過去了。那個時代的人也都不在人世了,可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仍在我們這一帶流傳,這場災難所帶來的精神創傷,仍是鄭樓、楊莊寨的后人內心深處抹不掉的痛!楊莊寨寬寬的護寨河還靜靜地守在小村周圍,仿佛仍在訴說著當年凄慘悲壯的故事。

只有經歷過苦難,才知道幸福來之不易,才能更加珍惜、熱愛和平寧靜的幸福生活,才能更加擁護黨的領導,更加熱愛繁榮昌盛的祖國。如今,楊莊寨、鄭樓和全縣人民一樣,種地不納糧,還有各種補貼,小孩上學是義務教育,不收費,病了有醫保,老了有養老金,困難家庭有低保,黨的精準扶貧政策確保不漏一村不落一人,因病致貧、因殘致貧的老百姓正走在共同富裕的路上。種地全是機械化,年輕人都外出創業,收入可觀,老年人在家安享晚年,老百姓安居樂業,和睦相處,一派欣欣向榮的美好氣象。

我們去楊莊寨時,迎面是一排排漂亮的二層小樓,一家挨一家整齊有序。混凝土澆筑的大道從南寨門一直延伸到村子盡頭,既寬闊,又平坦;幾條東西主干道直通到各家門口。正值小麥收割,今年風調雨順,小麥畝產超1200斤,一輛接一輛滿載小麥的五征三輪正在從南寨門往村里運糧。據村民介紹,如今,鄭樓有200多戶人家,1300多口人,楊莊寨60多戶人家,共計300多口人,收入可觀的群眾占七層以上,在外做防水防潮工程和生產建筑材料的知名大老板就有近30人。

徜徉在楊莊寨,看小河環繞,陽光明媚,樓房林立,綠樹成蔭,老人在樹下安詳地聊天,孩子們在盡情玩耍……好一幅太平盛世圖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圖為楊莊寨東護寨河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圖為楊莊寨南護寨河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圖為楊莊寨西護寨河



圖為楊莊寨北護寨河




圖為楊莊寨唯一的寨門,其余被海子包圍

圖為三仙廟舊址——望楊莊寨


楊莊寨破,鄭承山老人一族,

帶“止”字滅10戶


鄭樓族譜記載,滅門絕戶78家,死傷數千人

2019年6月8日作者走訪楊莊寨,村民

鄭承山、鄭現周和鄭華磊熱情招待

【憶秦娥】

讀陳東建《楊莊寨的變遷》

及其所拍一組照片

□鄭  健


土匪戴,聯軍攻打楊莊寨。

楊莊寨。紅槍會守,難抵兵敗。

六千黎庶慘遭害,血洇海子人驚駭。

人驚駭。喜看今日,國昌民泰。

 

用心寫好每一篇文章!
  
  • D?R ??
  • 發表于:2019/10/31 1:09:51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我村的。
  
  • 奧特曼
  • 發表于:2019/11/1 9:01:26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厲害
我就是我閆勇
  
  • 奧特曼
  • 發表于:2019/11/1 9:01:33
  1. 3樓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厲害
我就是我閆勇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qq捕鱼达人3d直播 幸运农场中奖查询 股票日k线怎么突然 河南麻将下载 七位一尾短打一生肖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25选5必中聪明组合 北京pk拾赛车官网下载 姜太公四精选四肖四码 下载江西抚州掌趣麻将 街机竞技捕鱼破解版 江西优乐麻将下载 上市公司股权评估 波克棋牌手机版官网 公平的棋牌游戏? 黑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 国民技术股票分析